鹿邑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

落了夕阳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11 04:13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落了夕阳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我站在马路上,不停的张望,踮着脚,拎着那个跟随我四个年头的书包。此时,夕阳正西下。
    当我把这趟破车咒骂了千遍是,它终于晃晃悠悠的出现了。在我又把它骂了一遍的时候,它停在了我面前。我长吁口气,一个箭步就从那破旧的裂缝窜了进去。身后,尘土飞扬,我看到一粒粒的阳光   这条路通往生我的村庄,这趟老破的车经过我的家。
    车上的人不多,我瞄着一个空就一屁股做了个踏实。然后,我习惯性的打量起这一车的乘客。我扭过身子望牛皮癣的饮食和病发有没有关系,就望到了村里叔啊婶的,没外人,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。回过身,我看到了我的同座,就一眼,我悔的肠子都青了,“老天不待见我啊 !”我想,“我怎么就坐了这个座呢?”
    他不是什么善碴,我也不想和他有个什么。
    他正“漫不经心”的看着车窗外,那里,夕阳沉得更深了。
    我低下头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心里却一直叹自己点儿背。他的“英雄事迹”一件件的跳出来供我更加后悔:三年前,打塌了张家儿子的鼻梁;两年前,捅了李家儿子的肚皮----反正事无好事,好事他也不沾。我给他的评价是:整个一吃饱了撑的痞子无赖小混混。
    可现在,我就坐在这家伙的身边,触手可及。
    车子一路不停的颠簸,我最好的姿势   而他,一直看着窗外。窗外,我看到夕阳沉得更深了。
    放在腿间的书包不知不觉得滑了下去,我赶忙伸手去捉,就看到了他的手,年轻有力却伤痕累累,有着不合身份的沧桑,苍白的关节上是破损的小洞,一层层的皮质毛毛的垒出深度,很深。而另一只手,打着厚厚的石膏。我突然意识到,他又打架了。
    “活该!”这是我当时的第一想法,我幸灾乐祸的别过头偷笑。就看到叔啊婶的竟和我一个笑法,他们指手画脚的唧唧喳喳的都是他。我突然想问,幸灾乐祸的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。
    车子终于哼哼唧唧的晃进了村,卖票的妇女扯开那破啰嗓子嚷道:“下车买票。”我皱皱眉,不情愿的取钱。于是,我发现我犯了个致命的错误:我竟然忘了带钱!我登时慌了手脚,又忙着浑身上下的翻,希望在哪个角落能意外的得来我的票钱。当结果被赤裸裸的摆出来时,我就像裸了一样无地自容了。我涨红了脸,汗刺刺的往外冒,我努力的组织这我的语言:“我,忘了,我带钱----”她到听得明白,连翻几个白眼斥我:“没带钱,你上什么车?你肯定有,掏掏,再掏一掏。”
    额头上的汗就骨碌详细介绍鼻甲肥大有哪些症状碌的摔下来了,“我真没有---”我说,“前面我到家了,要不我一下车就---”她说:“就个屁啊,你跑下去,我那找去啊!”我气结了,说不出一个字。她说:“这车上你肯定有熟人,借借,我不信了。”我就回头去看我的叔啊婶的,他们却在最短时间里摆出了不认识我的架势,可他们才跟我打过招呼的
    呀,我明白了,我说都不认识小孩白癜风能治好吗,你看着办吧。她火了,你这人怎末这么无赖,哪有你这样的-----我就紧闭着我的嘴,红着我的脸。
    他从窗外的景中回过身,站起来说:“停车,我下车。”
    破啰立马闭了嘴,泱泱的问他收钱。他丢出十块说:“他的票,我买。”他说
    :“你他妈说话真难听   车上短暂的安静后,炸开了锅。破啰拉开车门就骂,叔啊婶的就左一句有一句的论。我忙对刚启动车子司机说:“我下车。”这次,破啰没出声。
    再次踩上这块坚实的土地,我平稳了许多,望着他离去的方向,我看到一个落寞的身影渐行渐远,我说:“走好!”此时,夕阳已消逝了它的踪迹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08年4月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鹿邑在线 ( 豫ICP备17000034号-1

GMT+8, 2023-2-4 19:16 , Processed in 0.232266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